關於部落格
Clement懵懂輕狂的記憶
  • 418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故鄉 • 花蓮

每年煙火越放越多,演唱會愈辦愈大 但是實質的建設與文化的推廣呢? 彷彿只要有演唱會、煙火以及對官員謾罵 就算對縣長這個職務有所交代 就經濟發展來說,花蓮獨有的風景是最大的財產 但重點應該是在如何讓來花蓮旅遊的人 如何輕易的發覺花蓮的美、花蓮的獨特在哪裡 (這當然涉及到了當地的交通路線、導覽配置等) 而不是拼命蓋劇場、蓋賽車場、蓋高級渡假村,那些擺到其他縣市也一樣可行的東西 我一直認為花蓮不是西部、北部的後花園 但每次一談到觀光取向的發展時, 地方執政者卻總是以後花園的管家自居 所以即使有了立意良善的花東永續發展基金 恐怕也只是讓花蓮持續增加空洞無物的蚊子館吧 --------------- 【溪流就是劇場】 不住花蓮的人一定不會讀像《東方報》這樣的報紙。今天這份報紙的頭條是,「爭取花東永續發展基金 縣府提報4年67項239億」。仔細一讀報紙內容,並沒有提到這67項是哪些建設?只概略地說是以觀光發展為主的建設,彷彿報紙沒有責任告訴我們,縣政府準備把這兩百多億花到哪裡似的,只是為縣長造了一個敢言敢提的形象舞台。 光看這個數據就知道又是一次浮誇預算的提案,因為「花東永續發展基金」十年總額是四百億,而且這筆錢還是應該花在「花、東」兩區的。 這筆預算案當然也有合理、也該進行的若干內容,但它包裹了不少爭議性的提案。比方說耗資17.9億,準備蓋在長虹橋秀姑巒溪出海口,當地阿美族傳統漁場與歷史遺址上的「山海劇場」。此外還有預算約17億,蓋在立霧溪出海口的「花蓮國際觀光劇場」(這顯然是之前「太魯閣劇場」的還魂);以及蓋在鳳林,耗資67億的「國際賽車場」。先不談其中對原住民土地的強制徵收這樣的問題,光是這三項建設已花費百億,竟占了這項預算案的42%。 然而居住在花蓮的人,或曾經到花蓮旅行的人必都知道,花蓮觀光最致命的問題恐怕是罕見準時,標示不清的公共交通,以及缺乏細膩的城市與鄉村景觀。而花蓮的農業與原住民部落的諸多問題,更需要政府戮力從根調養。一百億卻投資在巨型表演廳堂,這居然是一個宣稱即將破產,舉債一百多億的「窮縣」所做的決策。 走在花蓮街上常常可以看見傅縣長的照片放在縣府宣傳活動海報、看板、旗幟上,彷彿是宗教師或是代言明星,可以想見,預算若未通過,縣長必然帶著他的江湖氣像今天一樣挑戰中央政府,然後再一次成為像《東方報》這類報紙的頭條英雄,而後他的支持率就會隨著花蓮人覺得自己又被忽視的委屈而再次升高。 如果看過「花東地區永續發展計畫」,或許會有兩種極端反應吧。一種是像主事的政府官員,覺得寫得真好,還把它貼在網頁上;一個是像我,忍不住為語言中的荒謬感笑了出來。舉例而言,第四、五、六章的標題分別是「經濟永續:優質生活產業帶、工作機會世代享」、「社會永續:知識技藝終身學、樂活健康安全佳」、「環境永續:多樣生態保育網、共生環境萬年存」。第七章簡單標注的「原住民永續發展」可能是因為寫計畫的人想不出來了。這樣的字句裡包裹著這個財政困難國家四百億的經費。 這幾日被困在瑣碎事務的處理中,其中最讓我感到痛苦的莫過於準備後年系所評鑑的前置作業。光是「設定教學目標」,以及可供評鑑參考的「效標」,逼得幾位老師得針對抽象的系所目標字斟句酌。有老師開玩笑地說,像「視域開闊」、「理解多元議題」、「文化創新」這樣的高標,我們自己都做不到,怎麼拿來做教學目標?然而教育體系就是要你把話說滿,甚至要你設定一個檢視標準來「驗證成果」。我不禁為自己身陷其中感到焦慮、悲哀。 傅縣長最善長的包裝術,就是把一切拙劣創意的建設,掛上「國際」兩個字,就像我以前住中華商場時,每家陽春麵店的招牌都寫「真正第一家陽春麵」。或許我們要做的只是從「精神標語」的時代醒過來,發現每一條溪流本來就是一座劇場,我們缺乏的是建立讓旅行者感受這座劇場的知識與方法。 一百億能做什麼?那金額太龐大我實在難以想像。舉例而言,不妨先花個一千萬去培養能用各國語言解說生物生態、原住民文化、山海知識的在地解說員吧。至少至少,先給我們一輛會準時到溪流劇場的公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