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秦之地

關於部落格
Clement懵懂輕狂的記憶
  • 4076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致龍貓隊友(2014)

各位隊友: 經過一天後,還是覺得應該跟各位分享一些我的想法。 首先,要跟各位道歉, 昨天最後一局,因為我的貪功死在二壘前,錯失了反攻的機會。 這次莽撞的行動,雖然與我平常的跑壘看似相同,但對我來說,其實存在著一些差異。 平常我的跑壘,即使各位看似是負險進壘,但我自己其實是很有信心能在對方不失誤的情形下,仍可以安全上壘的。(雖然有時還是會出局啦 ^^) 但昨天當我繞過一壘衝向二壘時,其實是在賭對方傳球不穩。也就是說,對於能不能安全上壘,我自己都沒把握! 那麼,在落後三分,又是第一個打者的狀況下,我為什麼還要做這種賭博式的行為? 昨天跟光頭通電話時,光頭認為我是想帶起隊友攻擊時氣勢。(雖然沒有成功QQ) 但我想喚起大家的其實是更重要的部分:求勝欲望及攻擊氣勢。 當然,我知道大家都很想贏球。但在昨天的比賽中,有時候我實在是看不出來。尤其是第二場。 舉出兩個例子跟各位分享。 第一個例子:當時世宏在一壘,我打了左外野手前落地的鳥安,原本以為只能造成一﹑二壘有人的情況,對球隊幫助不大。但就在這麼想時,世宏竟然負險往三壘衝。我相信在場的隊友恐怕都吃了一驚,包含我在內。但最後卻形成了二、三壘有人,開啟得分的契機。 相對來說,速度應該不會比世宏慢的猴子,卻在有機會形成高飛犧牲打的情形下,因為猶豫不決沒有拚命往前衝,反而被夾殺在三壘前。 第二個例子是,有一局我們連續擊出安打,每一支安打都是飛到或滾到外野,但我們卻只能不斷形成滿壘的局面,然後一分一分的擠回來。二壘的跑者,沒有一位直奔本壘。 正是因為看到隊友太過講求安全,反而讓我感到憂心。因為我們始終缺乏一棒將球撈到牆外的隊友,除了中心打線有能力擊出外野深球之外,其他多半是安打型的選手。 我們想要贏球,就必須找到攻擊的模式,相較其他許多球隊來說,我們球隊較具優勢的應該是年紀較輕。因為年紀輕,所以衝勁及冒險的精神應該更為強烈。 早期的龍貓隊,就具備這種精神,所以能在草創時期於文山聯盟衝到大聯盟等級。當時同樣沒有太多長打能力的隊友,但勝率卻不低。 然而,我現在覺得原本的隊友有些突然保守起來。雖然穩紮穩打也是贏球的模式,但總覺得以我們球隊平均年齡才三十左右(如果扣掉小博、世宏和我,可能還不到三十XD),似乎不太契合。所以在看到世宏拚命的模樣,我自己也就賭了一把。雖然賭輸了,使我成為隊輸球的戰犯,但如果能因此讓大家想起原本龍貓隊在攻擊時的氣勢,被大家抱怨我莽撞的行為也就值得了。 我知道各位因為工作勞累,或是體力下滑,覺得自己的能力不復以往。於此,我對自己也有很深的體認。但我總覺得如果只是求百分之百的安全(跑壘與守備皆是),而不願積極去拚出那點可能性,那麼打球的樂趣與精彩度,就會少了許多。 題外話,大家今年的出席率似乎也開始降低不少,尤其上個星期的盃賽竟然還湊不齊(以前似乎沒有這種狀況?)。我知道有許多隊友為了家庭、事業兩頭燒,必須犧牲自己的時間和興趣。這種辛苦我很能體會。我今年二月開始於台中任教,所以每個星期必須奔波於基隆與台中之間。因為是新進人員,所以一切都必須重頭開始準備。但仍要兼顧家庭,所以身心上確實有些疲累。但這畢竟是我最愛的運動,更何況看到猴子遠從中壢趕來、志穆開店前還在球場比賽、陳曦指骨裂了負傷上場、芋仔打完籃球比賽趕過來等種種隊友展現的熱情,即使再累,我也實在無法割捨啊。 一點想法,跟大家分享。 同時也哀悼吉祥物Bear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